新纪实(1967年展言)|约翰·萨考斯基

2019-08-14 188
[摘要]

《新纪实》展览开幕式,1967年2月27日新纪实展言约翰·萨考斯基|文李鑫|译当上一辈摄影师刚被冠以纪实摄影师之称时,其中多数人的照片服务于社会。他们以针砭时弊为己任,并劝说志友付诸行动,将其改正。过去十年间,新一代摄影... […]

《新纪实》展览开幕式,1967年2月27日

新纪实

展言

约翰·萨考斯基 | 文

李鑫 | 译

当上一辈摄影师刚被冠以纪实摄影师之称时,其中多数人的照片服务于社会。他们以针砭时弊为己任,并劝说志友付诸行动,将其改正。

过去十年间,新一代摄影师将记录的方式用于更个人的目的。他们以洞悉生活为志向,而非变革生活。他们的作品与怜悯社会弊端与脆弱的情感背道而驰。尽管世界可怖,但他们热爱真实的世界,并将之当作所有奇迹、魅力与价值的源泉——其不合理之处同样珍贵。

本次展览展示了新一代摄影师中三位摄影师的部分作品。将三人联系在一起的不是风格或情感:每一位都对摄影的使用、世界的意义有着独特且个人的感受。三者的共同之处,即相信公共场所值得再三观看,而且,勇于直面它。

戴安·阿勃丝的肖像照说明了所有人——我们之中最平凡、最怪异之人——都受到了密切地关注。其诚实的视觉仅属于真正慷慨者的馈赠。

李·弗里德兰德站在远离其主题的情感充沛的位置,用准确而优雅的隐喻重建我们的世界,将人们置于他们最珍视的环境中:房屋、办公室、商店以及广场。

加里·温诺格兰德的笑话,犹如拉伯雷的讽刺小说,诙谐、严肃,最恰当的描述:粗鄙。他对生活的体悟远胜其对艺术的尊重,所以,他足以胜任时代所托付的喜剧任务。

三位摄影更希望他们的照片代表了生活,而不是艺术。这一想法不太可能实现,毕竟,照片仅仅是照片。不过,这些照片很可能会改变我们对生活的理解。

 

1967年

新纪实,1967年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编辑 → IT

影艺家微刊是杂志《影艺家》的延伸

由成都影像艺术中心(CDPC)主办

声明:凡注明“本站原创”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,版权均属 bt365体育网...所有,欢迎转载,但务请注明出处;
傲股私读:三分钟学会“神渔量能”,捕捉妖股用这一招就够了! 秋冬“连帽卫衣+外套”,谁穿谁都好看!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