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话听起来那么有趣,没想到有3000年的演变史

2019-07-17 84
[摘要]

古今智谋读历史,懂智谋,成为智者点击关注 北京话,是指在北京地区普及的一种方言。它的特点是:“语言简练,有众多的方言土语,语调高,语速快,儿化音多。” 那么,北京话是怎么形成的呢?这就要从北京的历史说起。 北京的历史要是... […]

古今智谋读历史,懂智谋,成为智者点击关注

  北京话,是指在北京地区普及的一种方言。它的特点是:“语言简练,有众多的方言土语,语调高,语速快,儿化音多。”

  那么,北京话是怎么形成的呢?这就要从北京的历史说起。

  北京的历史要是说起来,最少有3000年了。据史书记载,公元前1122年,周武王灭商后,在现在的北京及周边地区封召公,称为燕。

  此后,历经秦、汉、晋、隋唐、五代、宋辽、金元、明、清、民国、到中华人民共和国,北京的称谓也经历了:‘“蓟县、幽州、南京、大都、北平、北京、京师、北京”等等诸多的变化。

在这漫漫历史长河中,北京地区的汉民族和少数民族杂居,通婚,迁徙,人口的流动性也非常的大。尤其是唐朝之后从五代十国到元世祖忽必烈定都北京(元大都),中国历史经历了最动荡的300多年,在这300多年里,北京作为北方边陲重镇,首当其冲,接受着战争的洗礼,文化的冲击,人口的变迁。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在北京地区,由于民族大融合,汉民族语言和北方少数民族语言的密切交流,使得北京的地方方言和中原地区的方言产生了很大的不同,这对以后北京话的发展起了重要的作用。

元代定都北京后,所说的官方语言叫“大都话”是中原方言和本地方言的结合。

明朝朱元璋灭元后,政府采取移民政策,迁徙大量人口入京。明永乐元年(1403),明成祖朱棣决定迁都北京后,从全国各地调集大量民工,军队,能工巧匠,派往北京,进行建设。一直到永乐十八年,正式迁都北京。这期间,由于人口结构的变化,北京方言也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,这时的北京方言更接近河北河南等中原地区和江南地区的方言了,而远离了契丹,女真等北方少数民族的语言。这时的北京话已经日渐成熟,接近于现代的北京话了。

北京话有着自身的鲜明特点,一个就是语言简练。侯宝林的相声《北京话》里车夫和顾客的一段对白就很形象地把北京话的特点演示了出来。

“三轮”

“哪儿去”

“东四”

“五毛”

“三毛”

“四毛吧,多了不要”转身要走。

“站住,拉了”

得,完。

看,这就是咱北京话,干脆,利索,绝不拖泥带水。

北京话和其他地方方言有个很大的区别就是儿化音特别多。比方说:“发小儿、老炮儿、傻帽儿、颠儿了、跌份儿、猫儿腻”这一个儿化音,一下子就把北京人的洒脱,随性,幽默的特质表现了出来。作为一个北京人,你要是不让他这么说话,那他就不会说话了。

北京话里的地方土语也多。“白斋(白吃白喝);丫挺的(贬义,“丫头养的”的连读);撅尾巴管儿(读yiba,嘴对嘴趴水龙头上喝水);拉了胯(服软的意思)。”等等这些土语,连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也越来越少听说了。

北京话里有个有意思的现象,就是有些地名的读法不一样。比方说东便门儿,菜市口儿,读的时候要加儿音,不像别的地名如东直门,天安门等照直了读就行。另外像大栅栏儿,要读成大石蜡儿。国子监要读成国子建。积水潭要读积水滩。至少现在胡同里的大爷大妈们还是这么叫的。

说到北京话,就不得不说说北京胡同里的叫卖,这也是京城文化的一大特色。早些年北京的小胡同多,交通不方便,所以胡同里的人们的吃的,穿的,用的都离不开叫卖的小贩。“叫卖”就是最好的广告,是最地道的北京的风土人情。不同行业的叫卖也是各有千秋,声调显得悠远高亢。叫卖讲究的是“得气力足,嗓子脆,口齿伶俐,咬字清楚,还要会现编词儿,脑子快,能随机应变。”——萧乾《吆喝》。

在上个世纪60年代之前,北京的胡同里一天到晚还净是叫卖声不绝于耳。

简单的比如“喂——大——小——喂,小金鱼儿嘞”还没见人影,声音已经传到耳朵里了。

像“卤煮喂,炸豆腐”“葫芦儿,刚蘸的”“硬面——饽饽”“馄饨喂——开锅”“磨剪子嘞——锵菜刀”这些叫卖虽然词语简单,但给人一种回味无穷,余音绕梁的感受。

也有复杂的“香菜、辣青椒哎、黄瓜、大丕鲁来呦,西红柿呦、蒜来嗨、韭菜、西葫芦来、洋白菜哎、胡萝卜,卞萝卜、嫩芽地香椿哎,蒜来、好韭菜,呦嗨,雪里红哎、腌疙瘩头哎”这是卖菜的。卖布的得这么吆喝“哎这块吆喝,吆喝贱了就是不打价啊,说这块德国青,这块怎么那么黑,气死张飞还不让李逵,气死唐朝的黑敬得呀,怎么那么黑在东山送过碳、那西山挖过煤,又当过两天煤铺的二掌柜的吧,还真正德国青还真正德国染,真正是德国人的制造这种布儿的,外号三不怕,怎么叫三不怕,是不怕洗啊、不怕淋那、不怕晒呀!任凭怎么洗不掉色呀。”这口才和说相声的有的一拼了。

胡同里的叫卖声总是跟着季节的脚步在轮回。春天是卖香椿的“嫩了芽的香椿呦”夏天到了,“哎!酸梅汤桂花味,玉泉山的水、东直门的冰,喝到嘴里头凉飕飕,给的又多来,汤儿好喝。”秋天是“臭豆腐,酱豆腐,韭菜花,酱黄瓜”当听到“坛肉,扣肉,米粉肉”的吆喝声时,就是隆冬了。

北京话浓缩了北京的历史,文化,风土人情,它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,也是京派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是最有特色的地方方言。

作者:水寒

诚邀有志之士投稿,原创或推荐好文章,我们将第一时间发布您的内容,邮箱:107000701@qq.com

声明: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,仅供参考。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。

声明:凡注明“本站原创”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,版权均属 bt365体育网...所有,欢迎转载,但务请注明出处;
68元任性吃!洛阳这家明星音乐火锅店,三重福利来袭!让你一次就过瘾! 扒扒离开天王的七位女星感情现状,只有她没走出前男友的阴影
Top